大红袍早已消失在历史上,那么现存的母树大红袍,又是哪来的?

2021-08-04 12:07:35

次阅读


(图片来源自网络)

丨本文由小陈茶事原创

丨首发于搜狐号:小陈茶事

丨作者:李麻花

《1》

早几年,就看到一张火遍岩茶圈的网图。

有人采了不同岩茶品种的叶片,逐一摆在A4纸上,再标注上名称。

紫玫瑰、矮脚乌龙、北斗、黄观音、九龙袍、春兰、雀舌、半天妖、金凤凰、黄玫瑰、黄旦、百岁香、瑞香、白鸡冠、佛手、梅占、大叶龙……

种类之多,花样之繁,让人看得眼花缭乱。

还记得当时有网友打趣,“看懵了吧,看你还敢不敢学岩茶!”

但玩笑归玩笑,我们知道,市面上的岩茶主流品种是水仙、肉桂、大红袍。

老话说,学好物理化,走遍天下都不怕。

而岩茶里,喝懂“水肉红”,闯遍茶圈都不怕。

昨天写十二金钗的文章一出,收到不少留言。

“岩茶怎么会有这么多种花样?我还以为就只有水仙、肉桂、大红袍。”

武夷岩茶究竟有多少品种?这个问题说来话长。

按麻花来说,准确答案应该是N 1种。

旧的品种,在消失。

新的品种,在出生。

一增一减,无穷无尽。

《2》

已经消失的古老品种里,大红袍最为出名。

我们要承认一个现实,严谨来说,历史上的“大红袍”已经消亡了。

据传从明末清初就成名的大红袍,因为战乱等多种缘由,真迹难寻。

兵荒马乱的年代里,茶农们自然无心做茶,无心打理自家的茶地。

然后,“大红袍”这一名品,在蜜蜂昆虫的授粉下,沾染上其它品种的花粉。

等到结出茶籽后,再落地生根,长出来的茶树与大红袍仅有几分血统相连,而并非100%是大红袍。

时过境迁,斗转星移,经过茶树代代有性繁殖后,大红袍的血统早已不断被稀释,从此消失在茫茫茶海。

后世有人为了纪念“大红袍”这味历史名茶,特意找到几株外形相仿的茶树,栽培到九龙窠的崖壁上。(即,今天的母树大红袍)

经过现代科学手段的寻根溯源,早已证明景区内现存的六株母树,并非同一名丛。

至此,历史上的大红袍是什么?谁也不知道答案。

更别提,从这些母树的枝梢上,经过剪枝、扦插、无性繁殖培育出来的北斗、奇丹了。

早些年,围绕它俩之间,究竟谁才是纯种大红袍,争议众多。

它们虽然与不同的母树植株,有着直接亲缘关系。

但是,那六株母树究竟谁才是当年大红袍,已经成为未解之谜。

更不用提,它们的下一代北斗与奇丹了。

大家在喝北斗与奇丹时,大可将它们当做独立品种,细细品种它们的风采!

《3》

历史上的大红袍,逐步消失于江湖的原因,在于“有性繁殖。”

经过昆虫授粉,异株授粉,茶籽繁殖下,不知道有多少岩茶品种,就此模糊了自身原有特点,逐渐退场。

武夷山茶农,为了给这类形状不一,品种不一的有性繁殖树种归类,将它们统一称为“奇种”。

之前,八月同学问,奇种和菜茶到底是什么关系,该怎么区分?

答案其实很简单,奇种就是菜茶,菜茶就是奇种。

只不过,武夷山茶农的叫法,比较高大上,称它们为“奇种”。(即,奇怪的品种)

而其它茶区的茶农们,叫法比较朴实,称其为“菜茶”罢了。

提到武夷菜茶,它的种族群在茶叶发展史上赫赫有名,在茶树植物分类学占有重要地位。

1762年,林奈将武夷菜茶确定为世界茶树中小叶种的代表种群。

19世纪初,武夷菜茶被引进印度等地,为这些产茶国家与地区,提供种质基础。

而近水楼台先得月,武夷山茶农们凭借着“武夷菜茶”为资源,由此创造出武夷茶的辉煌史(发源出乌龙茶与红茶。)

武夷菜茶,是岩茶发展史上的无名英雄!

《4》

岩茶里,奇种与名丛应该怎么区分?

借用一位前辈的话来打趣,能叫得出名字的是名丛,叫不出名字的都是奇种!

这虽然简单粗暴,但大体没有错。

奇种,作为武夷岩茶的“储备资源”,取之不尽用之不竭。

但凡茶树还存在繁衍后代的本能,在开花、授粉、结籽后,就能诞生出一株全新的茶树。

而名丛,则是从浩如烟海的奇种里选育而来。

在优中选优,选中风味出色的单株后,从菜茶里逐渐分离出优良品种。(专业术语称:单株选育法。)

经选育对比后,借用无性繁殖手段(扦插、压条、嫁接等),名丛的品种特征得以稳定相传。

岩茶品种里,归入为“名丛”的品种众多。

除了常见的四大名丛,铁罗汉、水金龟、半天妖、白鸡冠外,还有不计其数的名丛。

向天梅、金柳条、瓜子金、白瑞香、不知春、石乳等。

古老的名丛们,继承着岩茶的沉郁风格。

从麻花的多年经验看,岩茶里,古老品种的风味,普遍是汤水醇滑,清韵袅袅。

而在它们的品种香上,往往不求香气馥郁,茶香浓烈。而是以茶香清远悠长为主。

像矮脚乌龙的蜜桃香、铁罗汉的沉郁药香、北斗的沉沉木质香、向天梅的梅花香等,无一不是如此!

《5》

与古老名丛相对的,还有进入新世纪以来,不断培育出来的新品种。

其中,不得不提的是大名鼎鼎的“黄观音家族”。

以铁观音为父本,黄旦为母本,选育出了黄观音、金观音。

这俩同胞品种的区分在于,金观音是灌木,黄观音是小乔木。

并且香气表现各异,黄观音相对更加完美继承了黄旦的“透天香”特点。

再然后,还是以“铁观音&黄旦”这对组合,后续又陆续成功培育出金牡丹、紫玫瑰等。

再再然后,以金观音为父本,黄旦为母本,培育出了带有玫瑰花香的黄玫瑰……

理顺完黄观音家族的爱恨纠缠后,大家要知道,岩茶的新品种,远不止于此。

之前在武夷山时,麻花有喝过刘老师培育出来的金佛,取“闽南有观音,闽北有金佛”之意。

当时喝的还是去年的陈茶,当盖上的花果香,以及汤感的稠滑感,还是给人留下深刻印象。

另外,除了用父本母本两种不同茶树品种进行人工选育外,还可以从茶树天然杂交后代里,确定出新品种。

据查证,春兰是铁观音天然杂交后代,悦茗香是赤叶观音天然杂交后代,九龙袍是大红袍(副株)天然杂交后代,瑞香是黄旦天然杂交后代……

总之,在茶科所的专家们的选育、育种下,新品种源源不断在产生。

为岩茶品种版图的发扬光大,奉献力量。

《6》

最后,随着外地良种的加入,武夷岩茶的品种在日渐庞大。

像水仙、梅占等,它们在最早的时候,原产地并非武夷山。

只不过,它们在清朝时就有引种在武夷山,经过多年发展后,早已经在岩茶江湖里扎根深远。

而后,佛手、毛蟹、金萱、金凤凰等,陆续也有进入武夷山。

一言概之,武夷岩茶的品种版图里,永远都有新生血液在加入。

但就市场表现而言,在当下以及较长一段时间内。

大红袍、水仙、肉桂,都是市场主打牌。

但要想彻底喝遍岩茶的所有品种,一个字,玄!

原创不易,如果您觉得这篇文章对您有帮助,请帮忙点个赞。

关注【小陈茶事】,了解更多白茶,岩茶的知识!

小陈茶事村姑陈,专栏写手,茶行业原创新媒体“小陈茶事”主笔,已出版白茶专著《白茶品鉴手记》,2016年-2020年已经累计撰写超过4000多篇原创文章。